Post Jobs

童年阅读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如何提高学生阅读和写作能力

图片 1

原标题:童年阅读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4月24日8时讯(记者 张义 见习记者 袁雪松秭
摄影报道)阅读能力是语言能力的基础和完成所有工作的基本技能,如何提高学生阅读和写作能力是许多家长和老师最为关心的问题。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也是重庆第十二届全民读书月。23日下午,因第三届“新华书店杯”校园阅读工程培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梅子涵走进南川区隆化一小,与当地200余名教师进行了交流分享。

图片 1

怎么让孩子爱上阅读?“先给他一个阅读环境”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儿童阅读,我们渐渐地开始认识到,孩子们的童年阅读原本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1949年,梅子涵出生于上海。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父母都是阅读者。“我的母亲是个长篇小说的阅读爱好者,她不是文学家,家里却摆满了书籍。”梅子涵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中,养成了喜欢阅读的习惯,成为了一个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而他的女儿则在他的阅读氛围中爱上阅读,如今,她也成为一个作家,一个翻译家。

那么,它到底有多重要?或者换句话说,孩子们小时候多读书、爱读书,到底有什么用?

梅子涵说,童年成长的气息很重要,小时候他家里摆放的那些书,就是他的成长背景,是他成长过程中每天都能闻到的气息。“我的阅读习惯和父母喜欢阅读有关,我女儿的阅读习惯和我喜欢阅读有关。”

这个问题看起来似乎颇显得多余,但其实未必。一件事情往往是这样,你认为它有多么重要,便会愿意为之付出多少努力。

然而对梅子涵来说,如同吃饭、睡眠、穿衣一般普遍的阅读行为,在当今的快节奏生活中,却不是所有人的必需品。“人类创作诗歌和神话已经几千年,创作小说这样的文学也有几百年,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普遍养成阅读的习惯。”

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需要关心的事情太多太多,而阅读只是其中并不显眼的一部分,常常只有当它在我们心目中变得足够重要的时候,美好的书籍据有孩子的童年生活的一席之地,才会成为可能。

因为推广阅读,梅子涵经常去到各地的学校。“每次我看到满墙张贴的学生阅读感想,听到校长向我介绍的学校阅读状态,我都忍不住偷偷打量这位校长,我想知道:学生读过的那些书,你们都读过吗?”梅子涵认为,当下,很多成年人都没有养成阅读的习惯,但却有很多不阅读的成年人在敲锣摇旗要求儿童去阅读。“一个只希望儿童有阅读习惯,而自己不阅读的人是很可怜的,可怜之处在于,他的学生,他的孩子分分钟可以超过他。”

不仅是孩子,大家都应当多读些书。这一点,似乎没有多少人会反对。即便一个平时不怎么读书的人,大概也不会认为爱好阅读是一个糟糕的习惯。

梅子涵呼吁,“要让儿童对阅读有亲近感,首先你要有阅读的习惯。不关你是什么年龄,现在都来得及。”

-01-

没有家庭阅读氛围怎么办?“老师,那你就更重要了”

我们为什么需要阅读?

“我是一名农村学校的老师,接触的孩子也都是农村小孩。他们的家庭环境里没有您刚刚讲到的阅读氛围,因为绝大多数孩子的父母都在外打工,而爷爷奶奶又不识字,他们甚至会觉得那些课外读物会耽误孩子的学习。”这样的问题,是许多家庭和学校面临和关心的问题,交流中,一位农村学校的教师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加拿大作家阿尔维托·曼古埃尔在他的名著《阅读史》中写道:

话音刚落,梅子涵立刻作出回答:“老师,那你就更重要了!”台下爆出笑声,梅子涵又补充一句:“你不知道你在一个农村孩子的眼里有多美。”已经70岁的梅子涵,将幽默变成自己的语言习惯。

在他看来,阅读如同一种本能。

怎么让孩子有阅读的习惯,如果他每天都读好书,自然会养成阅读习惯。但这样的习惯由谁来帮他形成呢?家庭,学校。梅子涵认为,学校的力量胜过家庭,老师的力量胜过监护人。“但首先要自己做一个阅读活动的实践者,一个不爱阅读的教师不可能成为课外阅读的指导者。”梅子涵说,号召者的力量其实并不很大,因为他的眼中无光,但是如果能通过老师的嘴巴讲出《小王子》的故事,不需要你去号召他读书,你能讲出来就是一种号召,使学生跟着老师的阅读习惯去阅读。

如果不将“阅读”的概念局限在文字书籍的狭义范围,实际上我们时时刻刻都在阅读。

所以,学校的阅读怎么进行,班里的阅读怎么开始?梅子涵说:“老师,请你读书,这就是最强大的开始。”

早上起来阅读天气的变化,走在路上阅读人群的面孔,坐在车上阅读大街上的广告,晚餐时间阅读饭桌上的香味……阅读,是我们与置身其中的外部世界进行交流的一种方式。

看了很多书写作还是不行?“我们不需要培养那么多作家”

我们捧读一册纸质的书籍,或者从手机的屏幕上读一条微信、一则新闻或者一篇小说,也不过是一种“了解自身与所处”的行为,在“阅读”的本质意义上并无差别。某种程度上讲,阅读是一种生存的需要。

“我的孩子读了很多书,可是他的写作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写的作文看起来还是干巴巴的。”儿童读书,只关注故事是如何生动,很少停下来研究作者如何写作,这种阅读虽然读得多,但从写作的角度来看,好像并没有什么帮助。这也是许多家长和教师有疑惑的地方。然而,梅子涵说,“如果抱着阅读是为了提高写作水平这样的动机,未免太功利,同时也失去了阅读的乐趣。”

正如法国作家福楼拜的名言:“阅读是为了活着。

梅子涵认为,读文学并不是单纯为了提高写作水平,写作水平只是很多能力中的一样,培养写作能力如同浇灌树木一样,不是为了让哪根枝条长得更好就只去浇灌那一根枝条,而是需要浇灌整个生命。“生命充沛了,写作自然会好起来,好到什么程度,我们无法测量。而如果暂时写作水平暂时没上去,你就觉得阅读没意义,你错了。再说,我们不需要培养那么多作家。我们还需要种植家,医生、警察,各种各样的职业。“

但阅读对于人的意义,不仅如此。在百科全书的定义中:

梅子涵说,阅读并不是读出很深的思想才是有效的,能感受到书中的情绪以及任何收获都是珍贵的。“文学给你语言,给你微笑,给你眼泪,帮你渡过生命中的那个下午。一个文明的社会需要怎样的人?我认为,需要充满爱的人,内心很温暖的人,眼睛很柔和的人,面带微笑的人。”

“阅读是一种从印的或写的语言符号中获得意义的心理过程”。

森林里的野兽,也能够在流动的气味中解读猎物的方位,判断出正在靠近的威胁;地底角落中的虫蚁,也能够从温度和气压的细微变化中准确地预测天气的转变。

动物也通过身体或声音的各种语言进行交流,但是只有人类,才具有自己的符号体系。

这种主要以文字、图画等形式呈现的符号体系,让人类的经验得以超越空间和时间的限制。

凡尔纳未曾真的周游世界,但是他写出了《八十天环游地球》;我们并不认识凡尔纳,但读他的书,足不出户就能体验遥远之地的神奇冒险。

动物不能理解过去和将来,不关心生活范围之外的事物。但是人类可以,因为人类有文字和书籍。以阅读的方式,人类的经验从远古时代延续至今天和明天,从最繁华的都市传递到最偏僻的乡野。

诗人狄金森写道:

“没有一艘船,能像一本书

也没有一匹马,能像一页跳跃的诗行

把人带向远方。”

经由阅读,我们与古往今来所有的书写者倾情交流;一个阅读者,同时也是人类文化的吸收者和传承者。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很多人即使并不缺乏获得书籍的机会,却并无阅读的习惯或者阅读的能力?或许,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02-

童年阅读的缺失

俗谚云:“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现代儿童发展心理学研究已经表明,儿童智能的发展存在不同的敏感期或关键期,其中语言发展的敏感期出现在2岁左右,3岁半至4岁半会出现书写敏感期,而阅读敏感期则出现在4岁半至5岁半左右。

语言、书写和阅读,是相互关联的。在敏感期内,儿童学习相应的技能会比较容易,而错过这个时期则会发生学习困难,甚至影响终生。

我们常常会发现,一个从小爱读书的孩子,长大后也会继续热爱阅读,但要让一个没有阅读习惯的成人喜欢读书,则非常困难。6岁之前的阅读经验,可能会决定一个人一生的阅读兴趣和能力。

每个孩子,都只有一次2岁、一次4岁、一次6岁。当他错过了这唯一的一次,到了12岁、14岁、16岁的时候,已经与许多美好的东西失之交臂,而且将永远无法弥补。

童年阅读,除了基本沟通的需要和文化传承的自觉,还有更为实际的作用和意义。与独立自主的成年人不同,儿童的成长环境,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外部世界为他提供的条件。

受能力等条件所限,儿童不能像成年人那样随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行动,但他们可以在图书和故事所营造的虚构世界里天马行空,从而获得精神上的自由。

他们乘着想象的翅膀,高高地飞翔,能感受到阅读带来的无法比拟、无法替代的愉悦。

莫里斯·桑达克的图画书《野兽国》之所以成为经典,正是因为它能够以极其简明的方式,将无数孩子内心的语言真实地表达出来,帮助他们获得情感上的抚慰,重新找回对这个世界的爱与信任。

与成年人一样,孩子的生活中也会面临疑惑、委屈,甚至情感上的压抑;在他们成长的路上,也会遭遇对他们而言极其巨大的困难。

一本能够引起共鸣的好书,既可以成为孩子精神上的避难所,也能帮助他们获得情绪上的舒解,得到心灵上的慰藉。对儿童而言,阅读是来自于他们内心的渴望。

童年阅读的经历,会成为一个人足以回味终生的美好记忆。儿童文学作家彭懿曾经诗意地概括过童年阅读的意义:

“因为有了童年阅读,当我们回道童年的时候,在我们朦胧的记忆中,就有一片明明暗暗的萤火虫,闪烁着诱人的光芒。”

因为有了书的陪伴,儿时的生活增添了一份奇异的色彩。儿时读过的书,以及当时当地的情景,常常会深刻地留在记忆之中,成为抹不去的印记。

童年的阅读,还会让孩子的心灵更加丰富,更加柔软,更加坚韧,让他们渐渐变得强大起来。一个内心丰富的孩子,当他遭遇困难的时候,内心的支柱不会轻易折断,很少做出极端的行为。

他们能更敏锐地感受到爱的存在,更懂得理解周围的人与世界对自己的善意,也更懂得如何去爱人、爱世界,以及容纳不完美的现实。一个爱阅读的孩子,也会是一个更有能力感受和创造幸福的孩子。

“书籍,这所当代真正的大学,横卧着整个过去的灵魂,使我们作内心的反省,是她最主要的影响。”托马斯·卡莱尔这样说。

孩子们通过阅读书籍掌握各种知识,尝试着了解这个世界的来龙去脉、各种秘密。

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会在别人的故事里,发现和观察他们自己,完成对自我的认知。

阅读能帮助孩子从小养成思考的习惯,建立良好的沟通能力和表达能力,学会与这个世界友好地相处。

在阅读中,一个孩子也在寻找着前行的方向。面对宽广的未来,他们不停地探求自我的边界,不经意间读到的一本书、听到的一个故事,便可能让他们找到自己梦想的目标,让人生从此改变走向。

当然,阅读永远不可能是一种孤立的行为。

阅读之所以重要,与其说是因为书籍为我们带来了什么好处,不如说是因为阅读为我们提供了与世界沟通和交流的一座桥梁、一条通道。

通过阅读,我们获得了一种生活方式,表达出一种生活态度。童年阅读更是如此,每一个孩子阅读的背后,都伴随着父母、师长们的关切的身影;童年阅读的经验,必然也是童年生活全部经验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对父母们而言,在孩子成长的路上,或许还有许多比阅读更重要的事情。

但我们知道,一个儿童读者,也将会是一个终身阅读者;帮助一个孩子亲近书本、爱上阅读,就是送给他一份珍贵的礼物。这份礼物,足以让他享用一生。

(END)

版权说明:

本文源于 花生教育

图片来源于
pexels.com

如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