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同业杠杆迫降但负债荒无解,两个监管口径到底啥意思

图片 2

摘要:如果说银行同业存单井喷的发行量是因,那么巨量的到期规模就是逃不开的果。券商中国记者统计,本月(3月)即将到期的同业存单量为1.59万亿元,创出了自其2013末推出以来的历史单月最高值。
在监管有意无意放出风声要限制同业存单过度膨胀的眼下,揽储能力不…

作者 马蓉

  如果说银行同业存单井喷的发行量是因,那么巨量的到期规模就是逃不开的果。券商中国记者统计,本月(3月)即将到期的同业存单量为1.59万亿元,创出了自其2013末推出以来的历史单月最高值。

图片 1

图片 2

资料图片:2016年4月,北京一家银行的柜员在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在监管有意无意放出风声要限制同业存单过度膨胀的眼下,揽储能力不强的中小银行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未来通过同业存单来扩表(做大负债规模)和冲利润的难度,正在加大。

北京4月21日 –
“从12月份到现在已经实打实的有过几例因流动性而出现理财无法兑付问题,就是当天找不到人的那种,都是前两年杠杆加的比较足的,”一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

  2月份是发行高峰,三月是到期高峰

“因为我们在农商行这块比较熟,他们很多人就找到我们,让我们去找他们领导,这种银行发生流动性危机的案例是有的,”他并称,“我相信这个月还会有,因为这个月的资金也很紧。”

  wind数据显示,已经到来的本月,同业存单的到期规模是1.59
万亿。这是自从同业存单13年末推出以来的历史最高值。接下来的偿债小高峰为5月,到期量为1.25万亿。

近期监管文件接连出鞘加之中性货币政策坐镇,饱受诟病的银行同业套利链条已有所萎缩,链条的核心–同业存单的发行也受到一定制约。然而,对存单等同业负债的封堵虽有利于去杠杆,却也将面临存款“缺且贵”境况的中小银行,置于流动性“续命”危局。

  用最简单的话解释同存到期,就是A行购买了B行的同业存单,就相当于摆放在B行一笔钱。这笔钱计入B行的“应付债券”一栏(也就是负债表的“债券发行”科目),现在期限到了,B行要把钱还给A行。总之,对于同业存单发行行来说,到期就等于“还钱”二字。

某股份行人士指出,一般一季度是银行传统意义上的开门红,但今年股份制银行普遍面临着一般性存款下降较多的压力,加上今年MPA制度正式施行也提高了银行核心存款要求,负债压力进一步增大。

  回到本月到期的共涉及1762批次的巨量存单。细化来看,有1240批次的同存账单期限是在3月期以上的,涉及金额为9901.1亿元,占总到期额的62.22%。从发行主体看,城商行是绝对的发行主力军,共发行1332批次,资金总量达7974.1亿元,占比50.11%。

“3月底我们为了补足存款端的准流动性指标,在非同业的理财、结构性存款等上了一些量,但成本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他称,但即便这样个人及公司类存款也仅同比微增,跟去年全年存款两位数的增长不可同日而语。

  根据这个现象,我们至少能倒推出两个事实:一是银行曾经疯狂地发行同业存单;二是城商行是其中主力。

他并指出,该行短期内将通过发行同业存单、结构性理财、结构性存款等方式做高负债规模,长期则需要调整银行的经营策略从根本上缓解“资金荒”的局面。

  为什么?一位城商行同业人士告诉记者,同业存单之所以称为银行重要的主动负债工具,是因为同业存单计入的“应付债券”科目,无需缴准;发行行扩大了资产负债,购买行得到了利息收入,双赢;金融债发行难度相对较高、委外理财又纳入了MPA考核;相比同业存款不存在提前支取的情况等多重因素。

较大的股份制银行为保证存款的增长仍有发力点,但对于较小的农商行而言,缺少了同业存单和同业理财就如同“断其两臂”,只能“硬抗”。

  这些原因的叠加,极大地催生了城商行通过发行同业存单来扩张资产负债表的热情——城商行网点少,获取存款艰难。事实上这对于农商行也一样,兴业证券研报称:

“对小行来说本来就没有什么资金来源,同业负债卡住存单,MPA考核后很多小行不买理财了,同业理财现在也很难发,后面就面临这存量资产怎么维系的问题,近期做的资产端期限都两年三年,到期续的压力很大。”上述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

  随着越来越多农商行获得发行资质,农商行发行的同业存单余额比重从14年的5
.3%,升至去年末的11.8%。

另一中部省份城商行金融市场负责人亦表示,其所在地区已出现小型金融机构净资本为负的情况。

  俯观截至去年末13万亿的同业存单发行全貌,中金研报称:
3月期存单发得最多,占比28.8%,6月期和一年期分别为26.6%、20.8%。

管住了同业存单就相当于管住了中小银行资产负债无序扩张的利器,有利于金融体系的稳定,然而,在中性货币政策下,位于“国有大行-股份行-小行”资金生态链中下游的中小银行面临资金缺乏且昂贵的窘境,短期内过快的压降同存规模有可能导致部分机构出现流动性危机。

  而去年6.3万亿的存单余额里,记者根基wind统计,今年刚过去的1、2月和现在刚来的3月,共有3.43万亿到期。当然,部分存单到期的同时,就有银行不断发行。刚过去的一二月,同业存单共发行
3411只,规模共2.98万亿。其中二月创出发行高峰,达到1.99万亿。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监管系列文件旨在摸清银行业风险底数、根治乱象,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值得肯定,但在检查过程应统一监管口径、保持力度松紧适度,以避免引起金融市场剧烈波动并殃及实体经济。

  两大监管传闻,两个监管口径,到底是什么意思?

**监管进场,同业杠杆迫降**

  最近“同业存单”火起来,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监管风声带来的市场关注。近日流出两个传闻,都跟重新调整同业存单的监管科目有关:一个是监管要将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另一个是将到期日在90天及以上的同业存单纳入“核心负债”,计入核心负债依存度指标。而计入“核心负债”的传言主体是部分地区的银监局,不是对整个行业。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理论上“同业存单-委外-同业存单”的套利链条依然可行,也有部分较激进的机构拉长套利链条,但在当前资金成本较高及监管趋严的双重影响下,发生损失的概率大于收益,已被大多机构所摒弃。

  目前为止,同业存单计入“应付债券”项目。我们来分析一下,传闻中的两个新指标,对同业存单发行银行究竟产生了怎样不同的影响?

“年初的时候跟同业存单相关的消息很多,比如纳入同业负债等,但当时对银行来讲影响有限,该发还是在发,”上述农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称,“但现在监管政策出的比较频繁、力度比较大,给机构带来的预期比较强,…现在监管已经进场,我们发的存单比较多报备时肯定得压下来。”

  首先来看纳入到“同业负债”项目:中金固收的研报的观点认为,尽管全部商业银行的广义同业负债在总负债占比并不高,但对于同业存单发行较多的中小型银行,同业存单的纳入会导致其“同业负债”科目在负债总额的占比很可能会超过33%。

上述股份行人士亦指出,“确实现在监管已经在吹风了,以后很可能要按三分之一的比例纳入到同业负债中,…就我们行来说,把存单纳入测算离上限仍有一段距离,我们未来在发行时会比照这个标准进行。”

  而按照MPA考核要求,如果银行同业负债占比不超过25%,则可获得25分(满分);不超过33%,可获得10-15分;其他,0分。也就是说,说白了,如果纳入到“同业负债”,中小银行的MPA考核就得长点心了。

3月末以来银监会密集出台多份监管文件,剑指银行同业投资高杠杆乱象,同业存单作为同业链条中的核心环节亦纳入监管视野。其中,“四不当”通知要求银行自查“若将商业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计入同业融入资金余额,是否超过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若将商业银行所持有的同业存单计入同业融出资金余额,是否超过银行一级资本的50%。”

  此处插播一个颇有意思的现象,在上周五深圳举办的某个债券发行论坛上,一位固收资深人士就直言“农商行该发同业存单的赶紧发
,监管已经准备收严了”。

同时,“三套利”通知要求银行自查“否存在利用同业理财购买本行同业存单现象;是否通过大量发行同业存单,甚至通过自发自购、同业存单互换等方式来进行同业理财投资、委外投资、债市投资,导致期限错配,加剧流动性风险隐患;延长资金链条,使得资金空转套利,脱实向虚等。”

  再来看“核心负债”这一口径,它直接影响了银行的“核心负债依存度”。“核心负债依存度”等于银行核心负债除以总负债的比值,其中,核心负债包括到期日3个月及以上的定存、发行债券及活期存款的50%。监管对“核心负债
依存度”的要求是, 不低于 60
%。如果将同存纳入“核心负债”,就是在分子分母同时加上一个数,其数值会变大。所以,如果纳入到核心负债,反而是有利于缓解发行银行的债务压力的。

“‘三套利’文件对通过发行同业存单的套利有明确说明,现在这块的套利空间基本被卡住了。”另一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

  这就是为什么华创证券研究员称,如果广东银监局真有有意将同存纳入“核心负债”,其实是做出了个妥协——因为从广东的同业存单数据可以发现,该辖区城/农商行对于同存的依赖度很高。好在广东的同业存单数量占全国比例较小,平均收益率也低于全国均指,所以广东银监局的让步不代表银监局未来不会采取其他方式限制同存的过度膨胀。

**监管检查宜统一标准、松紧适度**

  会影响3月资金吗

资金的套利空转等已令中国金融资源出现结构性过剩。业内人士指出,监管系列文件意在摸清风险底数、根除乱象、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值得肯定,但在此过程中监管力度宜松紧适度、统一标准且不宜过度解读,同时也应加强与机构的沟通,以避免引起金融市场剧烈波动并殃及实体。

  “我觉得监管未来的大方向,是将同存纳入到‘同业负债’口径。因为监管的意图是为了降杠杆、限制借短还长、扭转期限错配。从我个人来观察,我发现最近银行的隔夜拆借量比以前少很多了,这是一个好势头”,一位城商行资金运营部老总告诉记者。

“监管趋严会导致市场流动性迅速的消失,这样金融领域过度去杠杆可能会对实体经济产生很大的影响,”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殷剑峰称,“现在非金融部门的资金来源中银行信贷占60%,剩下的40%都是债券、同业等,如果这40%压的过狠肯定会伤及实体经济。”

  DM金融平台的调研有力地作证了这一点。该平台的3月流动性调研数据显示,31.58%的受访机构交易员认为3月隔夜资金的交易量将较2月明显下降,28.95%的交易员认为会有所下降,只有13.16%的受访者认为会不降反升。这表明,3月隔夜资金需求下降受到了多数机构交易员的认可。

事实上,2016年末债灾发生后,多家企业被迫取消债券发行,因无法通过债券市场融资而重回银行贷款“怀抱”,但当前银行普遍面临流动性压力,已有银行意图收缩信贷以求自保。如有上市股份制银行人士就透露,该行面临着较大的存款压力,为了符合不用同业资金放贷款的监管要求,该行明确只要存款不增长,就不投放贷款,以防出现流动性风险。

  与此相对应的是,有52.63%的交易员认为7天期的资金交易品种需求量会最高。隔夜需求量下降、7天上升,说明资金需求将逐渐由隔夜向中长期限转移,市场流动性风险偏好降低,资金期限结构更加合理。

“银行将把流动性放在第一位,其他都是小事。”某中部农商行人士称。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有银行业资深人士对此表示担忧,称此次系列监管文件的中心本质是引导资金脱虚向实,但恐怕各种监管检查将成为压弯银行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银行很有可能将其负债端的成本传导至资产端,而无法满足真正需要资金支持的实体企业的融资需求。

更多

有城商行同业业务负责人建议,因各地银监局现场检查的执行标准会有所不同,亟需银监会统一监管尺度,避免出现对监管文件过度解读、导致流动性风险的发生。


市场心理会很恐慌,心理一恐慌,大家一起降杠杆,最可怕的就是银行理财的流动性风险以及委外大量赎回的风险,没有委外的就只好卖债,这些都会引发市场的债券的非理性抛售,”他称,“虽说去年11月后很多机构的财务杠杆都降下来了,算是一个好事,此次降杠杆不至于太严重,但具体检查的力度还真不太好说。”

“现在已经是风声鹤唳,各地银监局都在入驻机构,业务违规严重的话要全停,”有农商行人士称,“虽说是自查,但从我以往的经验来看,自查就是警示,最终的结果还是按他们的方法来处理,…我们希望能跟监管层有良性的互动。”

中国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周三表示,对理财、资管业务的进一步监管,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监管部门会充分考虑相关政策对市场的影响。

(上海李铮对此文亦有贡献)

审校 乔艳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